他已带兵来到了白马而东郡太守刘延看到自己的

作者: admin 分类: 668彩票网址 发布时间: 2019-01-28 15:36
如今刘备都是和袁绍算是统一战线了,而 手下那个沮授沮公与差不多呢。
 
    因为之前袁绍和众人说要命颜良为大将的时候,沮授也是直接就出言反对,他说得清楚,“颜良此人虽然骁勇,但是性格偏执狭隘,主公切不可让其单独为先锋,于战不利!”
 
    结果沮授这话之后是被颜良给知道了,他是把颜良给得罪死了。
 
    而袁绍当时是这么说的,“我手下上将,岂是你等所能意料到的?此时休再多言!”
 
    结果之后是谁也不敢吱声了,要不谁知道自己主公还能说出什么来啊。
 
    刘备一看袁绍的动作、还有这表情,他就知道,这是不准备让自己再多说了。算了,也罢,这事儿暂时就这样儿吧。主要是刘备他也明白,自己无论是说什么,袁绍这时候他都听不进去啊。所以都这样儿了,自己还说什么啊,都是徒劳,所谓是“吃力不讨好”啊。
 
    刘备无奈,只能是和袁绍告退,袁绍点点头,就这么让刘备退下了。他也早就不想看见刘备了,但是刘备毕竟算是客人,所以他也不好失礼――
 
    刘备离开还没多久,士卒来报,说是冀州别驾田丰求见。对于自己属下求见,袁绍也只能是见了,所以便让田丰进来。
 
    结果田丰一进来,就问道:“主公可是收留了那刘玄德?”
 
    袁绍本来就不喜欢田丰,而且更是不喜欢田丰和他说话得语气,此时他心说,怎么我收留不收留他刘玄德,难道还得问你田元皓一下,让你同意不成?
 
    田丰被人评价是,刚直犯上,基本上他说话从来就都没什么顾虑,直接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,所以最后是落了那么个下场。尤其是袁绍他这个性格,他要是能忍了田丰才怪,他是最不喜欢田丰。哪怕最后都证明了,田丰说得对,但是袁绍也都不想看见他,自己出现了错误,而这属下都对了,那么把田丰给放了,自己还有什么面子。所以田丰只能死,不能活。
 
    不过这时候袁绍还没把田丰给关起来呢,他闻言是一皱眉,说道:“刘玄德如今是兵败徐州,走投无路,前来投奔与我,是不好把其人拒之门外吧,再说其人可是汉室宗亲!真要如此的话,却让天下人是如何看待我袁本初?”
 
    袁绍说完,还白了田丰一眼,那意思你田元皓是不是傻了,真要是不收留他刘玄德的话,让天下人怎么看待我袁本初啊,以后天下还有人能来投奔于我吗?
 
    田丰闻言,再一看自己主公的表情,他是心中苦笑,心说主公啊,这事儿根本就不能这么说,他刘玄德和那些前来投奔的人可不一样啊,“主公,刘玄德此人是不可轻易收留!主公难道忘了当初陶恭祖、曹孟德之事乎?”
 
    袁绍一听,他就是一愣,“陶恭祖、曹孟德?”
 
    田丰微微点头,“不错,就是他们!主公请想,当年曹孟德兵进徐州之时,陶恭祖特意差人请刘玄德到徐州,结果最后陶恭祖病死,而刘玄德却是领徐州牧!曹孟德他没能得到徐州,而他刘玄德却是不费一兵一卒便得到了徐州牧之位!”
 
    听田丰这么一说,袁绍他是想了起来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不过自己可不是他陶谦陶恭祖,刘备还能有那么大本事?把自己的幽州、冀州、青州还有并州都给拿走?怎么可能?他刘玄德要真有那么大本事的话,今日也不至于是落魄到如此地步了,还能像如今这样儿?
 
    看着自己主公摇头,田丰则继续说道:“主公,远的不说,就说这最近的。曹孟德让其人带兵去徐州阻截袁公路,可是结果呢,结果就是袁公路自刎于徐州,而刘玄德则趁机赚取了徐州啊!刘玄德此人乃天下枭雄,主公对其是不可不防!”
 
    听田丰这么一说,袁绍觉得有道理。一想,好像真就是如此。田丰的话,哪个都是真事儿,自己也都知道。难道说他刘备其人,真是如此野心不成。来自己这儿也并非是单纯地联合对抗曹孟德?
 
    袁绍毕竟不是傻子,要是刘备真要是有其他的打算,对自己不利的话,自己还真就不能是听之任之啊。毕竟袁绍别的不知道,但是就刘备如今这个名声来说,他要是真有地盘,有人才,有钱粮,未必就不能成就一番大业。
 
    别看袁绍虽然这人毛病是不少,但是却不代表他就一点儿想法都没有,其实有时候他还是能思考一些东西的。就比如说这个时候,只是刘备这人杀也不能杀,而且那样儿对自己也没好处,更是没有什么好借口,那么这个时候……
 
    他看向了田丰,说道:“元皓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真是难得袁绍他问田丰一次,毕竟袁绍真是不喜欢听田丰说什么。
 
    田丰说道:“主公,此事并不难耳!我方只需……,到时刘玄德他如何去做,就能看出来他是否真心与主公联合!”
 
    袁绍一听,不住地点头,表示满意,如此一来,确实就知道刘玄德他的打算了。希望不要让自己失望啊,他刘玄德要是有异心,自己也许不能把他如何,但是送给曹孟德却也并不是不可以啊,想来自己那好友曹阿瞒一定会乐意的,哈哈哈!
 
    田丰心说,自己主公要都像今日这样就好了,只是,唉,可惜,像今日这样,估计也就一次两次吧,不能奢求太多啊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(本站)订阅,打赏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------------
 
第六〇六章 颜良骂阵斗徐晃
 
    而刘备从袁绍那儿出来后,他就是不放心啊,虽然袁绍没听他的话,但是却并不代表刘备就没这个心思了。他知道,要是颜良真是大意了的话,绝对会身死在关羽手里。那么自己最后就算是再尽力一次吧,给颜良说说,要是他能听得进去,那么就算最好。要是真听不进去的话,最后他身死,那也怪不得自己了,谁让你不听话的。
 
    刘备想到此处后,他是特意去找了颜良,别说,还算是顺利,直接就见到了颜良。
 
    毕竟如今刘备怎么说都是冀州军、是袁绍的客人。而且其人身为大汉皇叔,左将军,身份和官职都在那儿摆着呢,颜良也不可能去怠慢他。所以一听刘备要见他,反正不管其人到底是为了什么,自己怎么也得见人家一面,给对方些薄面——
 
    见到刘备后,颜良便问道:“玄德公,快坐,坐!不知玄德公这是为了何事而来啊?”
 
    颜良不愧为这个河北名将,而且还是四庭柱之首,就看他那儿一堆一块的,还有那长相,那说话的声音,让人一看,那感觉确实就是个猛将兄。并且他是武将出身,所以颜良也不会那些拐弯抹角地说话,反正有什么就直接说了,没什么要去藏着掖着的东西。
 
    刘备对颜良一笑,“多谢!备久闻颜将军乃是河北四庭柱之首,今日得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,名不虚传啊!”
 
    颜良听了刘备的话,心中是得意非常。毕竟要是一个小卒说得这话,那么在他眼里看来,那绝对就是拍马屁。但是刘备他是谁啊,那可是汉室宗亲,皇帝亲口承认的皇叔,而且还是会大汉的左将军,之前的徐州牧,所以从他口中说出来得话,小卒的话自然是不能和他的话相提并论了。关键是刘玄德其人也听说过自己,可见自己在天下也是相当有名儿的人了。
 
    颜良他所想的,还真不是没有道理。至少颜良在天下是有些名声,反正是比关羽强多了。
 
    这话说完之后,刘备就该说正事儿了,只见他说道:“之前袁公说是将军为先锋兵进白马!而备此来,却是要与将军说一事,而将军则是必须要知晓这个才是啊!”
 
    颜良一看刘备如此郑重,以为是有什么大事儿,毕竟刘备之前那可是在许都待了不少时日,而且又和曹操交战过几次,所以刘备要说他了解曹操兖州军,那么颜良肯定会相信,并不会去怀疑什么。
 
    只见颜良此时则是颇为疑惑地问道:“不知玄德公所说,到底是何事啊?”
 
    有疑问就问,颜良这人就是喜欢直来直去地说话,而刘备则对他说道:“将军,那曹孟德兖州军帐下有一大将,乃是河东解县人,姓关名羽字云长。其人武艺超群,出类拔萃,绝不可小看啊!”
 
    颜良一听,什么关羽关云长?没听说过,难道其人真像这刘玄德所说,他有如此厉害不成?
 
    颜良和他主公袁绍一样,关键是关羽这人可没什么名声,所以你让颜良怎么就能一下相信了刘备呢。而颜良在河北,成名也不是一日两日了,也不是一年两年,那是成名多年的上将,所以那脾气,不说是天是老大,他是老二吧,但是也确实是差不多了。对颜良来说,他是不可能怎么去重视刘备的话的,就是他主公袁绍的话,颜良都不一定能听,更何况是刘备了。
 
    主要还是颜良这些年在河北的名声太大了,而且在河北这边儿也确实真是没遇到过什么敌手。就有个文丑,那还是和自己一伙儿的,所以哪怕文丑的武艺确实是比颜良还要高些,但是颜良除了他之外,那确实还真是没把别人放在眼里过。其实想想也难怪,毕竟在河北这边儿,颜良已经算是无敌了,可惜他却是没能走到天下去,要不就知道,比他厉害的有的是啊。
 
    当然他也不是没听说过,虓虎吕布吕奉先,不过早已是身死在了江东。
 
    崔安崔福达,还有张飞张益德,颜良也都知道,不过对他来说,可惜却是无缘得见。
 
    还有江东的“小霸王”孙策孙伯符,这个更是没见过。曹孟德帐下的夏侯兄弟,还有个之后收服的河东徐晃徐公明,这些人颜良也当然都知道,不过就是都没见过而已。
 
    但是有一点,那就是颜良可从来不认为自己不如他们。所以这次袁绍让他来当这个先锋,可把颜良给乐坏了,他不只是要立功那么简单,更是想好好会一会兖州军帐下的那些武将,尤其是夏侯兄弟还有徐晃,不过他倒真是不知道还有个叫什么关羽关云长的。
 
    不过这时候听了刘备这么一说,虽然他还没那么足够重视关羽其人,但是他确实也把关羽给算进在内了,而这些人都是他要去会一会的对手。
 
    颜良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多谢玄德公告知在下此事!多谢,多谢啊!至于这个关云长,既然玄德公都如此推崇其人,那么到时颜某定要会他一会!”
 
    刘备一看颜良这表情,和这说话的语气,他就知道,颜良这么说,那就是根本就没听进去自己的话。说是要一会其人,那不还是把关羽和其他人给放到一起去了吗,可是关云长其人武艺绝非是夏侯兄弟还有徐晃徐公明可比的。不过颜良他都这样儿了,刘备没再多说,也只是在心里摇了摇头,他还能说什么。主公是那样儿,而这属下是这样,刘备无奈,没话说了。
 
    他这时候也只能是点了点头,“还望颜将军多加小心才是,关云长此人极好辨认,其人是红面长髯,到时将军见到此人,务必要多加小心注意!”
 
    颜良闻言是大笑道:“玄德公勿忧,看颜某到时将其人的首级呈上!某视兖州军就如土鸡瓦犬耳!哈哈哈!!”
 
    唉,刘备在心里叹气,估计要是冀州军都是这样儿的话,那么袁本初还真就是不一定能胜他曹孟德啊。至少兖州军绝对不是这样儿就是了,怎么说刘备都是在曹操那儿待了不少时日,所以对曹操手下人,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,对兖州军上下也是了解不少。
 
    所以在刘备看来,这一军与一军还真是不能比,不能比啊——
 
    曹操此时他已带兵来到了白马,而东郡太守刘延看到自己的求援信果然是起了作用,这不主公是亲自带兵到了吗。其实他也不好好想想,这根本就不是他的信起了作用,而是如今这个局势啊,曹操是不得不亲自带兵来白马一趟,谁让这地方已经是最前线了呢。要是自己不来的话,那么于军不利啊,军心士气绝对要受到影响,而且还会是不小的影响。
 
    不过曹操确实是在半路收到了刘延的告急文书,而刘延这时候却也没多想,这兖州军的速度就算是再快,可真能有这么快吗。
 
    曹操这次就带了五万人马来到了白马,因为对他来说,自己不是和袁绍决战来了,更多的这一次其实是双方的试探。而曹操也已经是准备好了,双方大战的话,那就是在官渡,在他看来,已经是再没有比那儿更为合适的地方了——
 
    袁绍的冀州军早已是渡过了黄河,也过了白马津,而此时两方已经是对峙上了。
 
    颜良是带兵十万,而曹操这边则是五万人马。曹操靠土山驻兵,而颜良则在平川旷野之地排好了阵势,准备迎战曹操。
 
    此时颜良正在阵前挑战,“兖州军的都给爷爷听着,我乃河北大将颜良,你们那个夏侯惇、夏侯渊、徐晃还有什么叫关云长的都给我出来,让你家颜良爷爷一刀一个,全给咔嚓了完事!哈哈哈!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冀州军这边儿的士卒也是哈哈大笑,毕竟颜良在河北,那名声如雷啊,谁不知道,他说能把敌军武将都杀了,那就能都杀了。
 
    徐晃一听,这个叫颜良的人也实在是太猖狂了吧,于是便对曹操说道:“主公,末将请战!”
 
    曹操点点头,“好,公明此去,多加小心!大声擂鼓!”
 
    “咚……咚咚……咚咚咚……”
 
且这不都是一个战线上的人吗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