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早就知道了但是听张辽这个亲历者说讲那又

作者: admin 分类: 668彩票官网 发布时间: 2019-01-28 15:37
一共才亲自去请过几个人啊,至于最后结果如何,那么主公,这可就是不一定了。
 
    孙策自然是明白张昭的意思,所以他闻言则是一笑,“子布之意,我已知晓。看来子布是觉得应该去说服张文远其人,让其能加入我军帐下的了?”
 
    “回主公,这是自然,如今我军正值用人之际,张文远如此人才,当为我军所用才好!”
 
    人才吗,从来都不嫌多,无论是曹操、马超还是其他人,不都是如此吗,他孙策也是一样。
 
    孙策微微点头,心说张昭还是挺上道的,知道我想得是什么,然后来了个顺水推舟。当然了,他肯定也知晓张辽张文远其人是个人才,所以才让自己去说服于他,为己方增添助力。
 
    张昭已经表态了。而孙策此时则是看向了周瑜,“不知公瑾觉得此事如何?”
 
    周瑜一笑。“诚如之前子布先生所言,瑜亦是觉得理当如此。张文远其人乃是虓虎吕奉先帐下大才,只是子布先生之言亦是不错,想要成功说服其人,却非如此容易之事,所以还请主公早做打算才是。”
 
    孙策微微皱眉,问道:“不知公瑾可有何好办法,能让张文远为我军效力?”
 
    周瑜闻言则说道:“瑜倒是有一想法。主公,如今张文远其人所……”
 
    孙策一听,别说,周瑜的话还真有道理。如果真这样儿的话,不愁他张辽张文远不为自己效力,所以他此时对周瑜说道:“好,公瑾所言甚是。到时就依公瑾所言!”
 
    最后孙策自然也是问了张纮,不过张纮心说,主公你们几个都把此事给定了下来,就算是自己反对都没用了。当然了,自己是不会反对的,子布公瑾所言都是没错。
 
    所以孙策一问张纮。张纮便赶紧出言说道:“主公,子布与公瑾所言甚是,张辽张文远其人,理当说服其为我军所用啊!”
 
    孙策对张纮的态度比较满意,点了点头。“既然子纲先生也如此认为,那么我不日将再去丹徒。亲自说服张文远其人!”
 
    三人闻言心说,主公你早就是这个意思,还非得让我们劝说你,你最后这才给说出来!
 
    但是作为属下的,却是不能说这话啊,还得赶紧对孙策说一堆,什么主公圣明,什么主公此去能得人才之类的话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这次孙策倒是没带周瑜去丹徒,而是带着程普和黄盖两人,一起上路了。至于为什么是带他们两人呢,那就是因为,程普程德谋和黄盖黄公覆两人是己方少有的,和张辽张文远其人打过交道的人。毕竟当年吕奉先在阳城山伏兵自己父亲的时候,张辽也在场,而程普他们都彼此见过。
 
    一行三人来到了丹徒,鲁肃依旧是带人亲自出城迎接。毕竟自己主公来了,他不可能在城内等着孙策啊。
 
    见面所有人都见了礼后,把孙策给迎进了丹徒,孙策也问了鲁肃,不少关于张辽的事儿,而鲁肃也把张辽这几日的动向都和自己主公说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之后孙策是亲自让鲁肃去请张辽过来,至于他可不敢去。虽然张辽和吕玲绮她们不是住在一起,但是他们住处也是相邻的。所以孙策还真是害怕被吕玲绮看到,那样儿的话,他还真怕吕玲绮给他打出来。所以这事儿还是让鲁肃去吧,谁让他是丹徒令来的,不差他去差谁啊。
 
    鲁肃无奈,只能是硬着头皮去请张辽。说实话,要不是自己主公所命,他可绝对不会接这个苦差事啊,但是如今是没办法了。
 
    见到张辽后,显然,这些时日张辽可不是第一次见鲁肃了,他一笑,“子敬先生来此,是有何要事?”
 
    鲁肃苦笑了一声,其实这事儿还是自己给自己找的。要是自己不给自己主公写信说张辽张文远其人来了丹徒,那么也就没有今日之事了。
 
    “文远,今我是奉我主公之命,前来请你前去一会!”
 
    张辽一听,“子敬先生主公?江东孙策孙伯符来了?”
 
    鲁肃微微点头,“不错,我家主公此时是正在丹徒,他欲见文远一面,还请文远不要推辞!”
 
    张辽同样点头,自己见见孙策孙伯符其人也好,毕竟自己的主母和小姐以后就要在江东长住了,所以肯定是少不得孙伯符其人庇佑的。至于其他的,到时再说吧,对自己来说,做什么都无所谓。要是他孙伯符真是个人物,那么在他帐下效力,也并不是不可以。
 
    “好,先生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于是就这样儿,在鲁肃的带领下。张辽和他来见孙策。
 
    就只有孙策一人,而鲁肃带张辽见到自己主公后。他也告退了。毕竟这时候还是让两人说话为好,其他人还是回避一下更好。自己主公倒是没什么,不过要是有其他人在的话,张辽张文远其人说话可能就要所有顾虑,毕竟对他来说,都是外人,所以难免会如此。
 
    见到张辽后,孙策说道:“文远坐!”
 
    “多谢将军!”
 
    张辽知道。如今孙策官拜朝廷的讨逆将军,还有爵位,可不是当初在袁术帐下,什么都不是的那个小子了。
 
    张辽坐下后,随即便问道:“不知将军找在下前来,是否有事?”
 
    孙策闻言,是心中暗笑。张文远你这就是明知故问啊,明明知道我孙伯符的意思,但是还要来问我。不过这事儿也难怪,自己不也如此吗。明明是要来丹徒的,但是还得让自己几个属下先劝说自己一下,然后自己再顺水推舟。这不就来了。
 
    不过孙策也没直接就说自己的来意,他是先向张辽问道:“不知道文远这些日来,在丹徒过得可好?”
 
    张辽拱手说道:“在下这还是第一次来江东,之前确实从未来过。不过这几日在丹徒,在下还算是习惯。一切都好。”
 
    孙策点头,“如此。我便放心了。文远有何需求,尽管和子敬说明,他会做到他力所能及之事的!再说还有我在,文远一切都放心!”
 
    “多谢将军!如此在下便不客气了!”
 
    张辽明白孙策的意思,孙策的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,那就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儿,就去找鲁肃,毕竟他是丹徒令。而不管什么事儿,这里是江东,就算鲁肃他解决不了,还有我这个江东之主在!
 
    而孙策这几句的意思,就是想让张辽明白,只要自己还是江东之主,只要你们还在江东,那么自己就一定能庇护吕奉先的家眷,还有你张辽张文远。他就是这个意思,而他也有意,想看看张辽是否安心在江东,而没有其他离开的意思。结果是让孙策满意的,看张辽,他暂时是没什么意思了。
 
    当然了,张辽他并不是做主的人,还是严氏和吕玲绮说的算。她们是不想离开江东,就像在此地生活了,所以张辽他自然也不会离开,毕竟他如今最大的愿望,就是让自己主公的家眷能平安。
 
    之后孙策还是没直接进入正题,而是问了张辽一下,徐州的战事。虽然他也知道张辽可能不愿意提及,而且自己也算是对此有些了解。但是自己所了解的那些东西,肯定是不如张辽这个当事人,亲身经历的人了解得详细啊。
 
    张辽一听孙策所问,他虽然是不太愿意提及这个,但是人家既然询问自己了,这个也不是不能说的,所以张辽就对孙策讲了一下徐州的战事。包括高顺“陷阵营”夜袭兖州军大营,最后他们拼死让自己逃走等等吧,这些都给孙策讲了。
 
    孙策一听,虽然早就知道了,但是听张辽这个亲历者说讲,那又是不一样的感觉。不说是身临其境吧,但是也差不多了。可惜高顺和他的八百“陷阵营”了,高顺他要是不死,那么天下早晚还有“陷阵营”,但是如今高顺已亡,“陷阵营”只能是成为了历史。
 
    其实孙策他之所以问张辽这些,他自然也不是随便问的,这都是周瑜之前告诉孙策的。其实这就是一个试探,试探什么呢,就是试探他张辽张文远到底和高顺的感情如何,从如今来看,孙策能感觉得出来,两人间的关系确实是不错。而且看张辽此时这样儿,孙策也不难发现,张辽其实还是很想为高顺为“陷阵营”,报仇的。
 
    张辽虽然没亲口对孙策说这些,但是孙策却也能感觉得出来。对他来说,这就好办了,不怕你张文远有想法,是就怕你没什么想法啊。
 
    对孙策来说,张辽他要是真没什么想法,那么自己今日还真就不好下手了,但是张辽他还是有他自己看重的东西,也有他想去做得,所以孙策知道,周瑜的想法可能是要成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六一〇章 张文远归附江东
 
    孙策此时则是叹了口气,对张辽说道:“却是让文远勾起伤心之事来了,实在是对不住!”
 
    张辽则说道:“这却不关将军之事!”
 
    “那么依文远来看,他曹孟德是何许人也?”
 
    张辽一听,把眼一瞪,“曹孟德,乃汉贼也,在许都,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,打着天子旗号为大汉做事,实则就是为了他自己!”
 
    孙策一听,要说张辽他说得倒是没错。但是其实这也不只是他曹操曹孟德如此,试问在天下,如今哪个诸侯不是大汉的官员啊,只是他曹孟德手中有皇帝罢了。而其他人手中没有皇帝,所以自然就是不能去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了,那就只能是打着其他的旗号来做事儿。
 
    但是虽然谁都明白,不过这事儿也就是心照不宣了,张辽他知道,而孙策他更明白,但是两人却都知道,说那些没大用。反正只要知道,想对付曹操,那么就说他是汉贼准没错。而曹操想对付其他的诸侯,就直接让皇帝下诏,说其人是反叛,这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
 
所以他一去,那么很可能让一些人不平衡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