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话之人乃是山阳人满宠满伯宁曹操知道此人此

作者: admin 分类: 668彩票登陆 发布时间: 2019-01-28 15:35
 
    所以这时候审配也站了出来,“主公,属下觉得亦是如此!”
 
    田丰和沮授两人一听,沮授心说,这审配就是和自己不和,所以才如此!沮授是看了眼许攸,而许攸就像是没看到也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似的。
 
    沮授最后劝道:“主公请想,曹孟德迁都许都,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,占据大意。而兖州军上下,向来更都是法令严明,士卒颇为精锐,非是北方公孙伯珪可比,所以属下还请主公从长计议才是啊!”
 
    话音刚落,审配便说道:“主公,如今我军正是兵强马壮之时,亦是灭他曹孟德之大好时机啊!应该见机知变,不应固执以求万全之策!!”
 
    袁绍闻言,他是不住地点头,而这时候郭图和逢纪又是一阵附和,袁绍是微笑着点头,表示赞同。
 
    而他这个时候才想了起来,自己今日不就是研究出兵的吗,怎么这又差点儿让田元皓和沮公与给自己绕了进去,幸好是没改变主意啊!想到了此处后,袁绍他看向两人的目光是有些不善,两人也只能是无奈地看着自己主公了,对他们来说,许攸许子远算是中立,而自己两人怎么可能是比得过郭图、逢纪还有审配三人联合在一起的力量呢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袁绍是听了谋士的建议,进攻曹操。
 
    在许都的曹操得到了消息后,是召集了在许都的手下所有人,来商议对策。当曹操从徐州回来许都之时,在路上遇到了前来投奔于他的许褚许仲康,曹操让关羽试了其人的武艺,两人切磋三十多个回合是不分上下。之后关羽在曹操面前大在赞许褚武艺,曹操对许褚满意,当即言道,“此真乃我之樊哙也!”
 
    从此便让许褚是不离自己左右,保护带着护卫保护自己的安危,信任有加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众人都到齐后,曹操说道“各位,那冀州的袁本初此时已经带兵南下,入寇我境,不知各位对此有何对策?”
 
    “主公,这袁本初既然敢来,那么咱们就出兵迎敌,还能怕了他们不成?虽然袁本初此人能灭了公孙伯珪,但是我军岂是他幽州军所能比的?”
 
    一听这说话的声音还有这语气,众人不用看就知道,绝对是夏侯惇夏侯元让,就他那急脾气,最是听不得别人来进攻。他一听人家来进攻,他不只是兴奋,而且还是更想带兵和敌军决战,这就是夏侯元让。一个脾气比较暴躁而且还比较急的这么个人,基本上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这点。所以曹操也知道。夏侯惇虽然本事不差,但是当大将还是不错,可要是做主帅……
 
    当然不代表夏侯惇就不能位帅,只是要是有夏侯渊、曹仁等人在的时候,曹操尽量是不会轻易用他的。因为在曹操看来,夏侯惇要真单独带兵去对敌,没准什么时候就被人家给算计了,毕竟他那性格确实是容易中计。不过尽管曹操尽量是不会让他带兵。但是却不代表曹操永远都不会用他,所以夏侯惇注定是要被人算计的,只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。
 
    曹操微微一笑,心说不管怎么说,元让他这都是自己人啊,自然是支持自己的。
 
    而曹操他也自然是知道,有些人心里肯定是要害怕的。毕竟天下人都知道袁绍势力最大,而实力绝对也不弱,那么己方真是人家的对手吗?想来这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疑问吧,自己就要证明,他袁本初绝对不是己方的对手!
 
    其实曹操他自己都不敢说他自己是一点儿都不怕,但是却不能在自己属下面前表现出一点儿害怕的样儿子来。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是胆怯了。所以当主公的,要是再表现出害怕来,那么很可能就一下影响到全军上下。毕竟曹操可是兖州军的领袖人物,他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。可以说,其实都关乎着整个兖州军的。
 
    不过夏侯惇的话。还真是好像没起到大作用,不得不说,袁绍的势力、实力,在天下人眼里看来,让人不说是望而却步吧,但是确实也得掂量一下,己方和人家的差距啊。有的武将心里却是不得不想,如今他袁本初是雄踞四州之地,而且是兵多将广,是兵多粮足。从势力上来说,己方是不如人家,而从实力上来说呢,毕竟是双方没大战过,所以也不太清楚。
 
    但是有一点,兖州军的人却是知道的,那就是人家的人马肯定是要多于己方的,听说袁本初有好几十万人马,而己方才十几万人马,以这个总兵力来看,还确实真是相差悬殊了。十几万人和几十万人,别看都是这几个字,但是颠倒了个顺序,除了傻子,剩下的谁还不知道啊,那差别可大了去了。
 
    看到夏侯惇说完话后,没人呢吱声了,曹操心里是无比失望。在他看来,夏侯惇所代表的是自己帐下曹系的将领,那么其他人不用多说,夏侯惇的意思,其实就可以完全代表他们了。
 
    不过非曹系,那些外姓的将领,倒是还都没说什么呢。曹操这时候是特别想听听他们怎么看,当然,他希望是有人主动出来说,而不是自己去点名让谁去说。
 
    就在曹操想着这些的时候,关羽此时则出言说道:“曹公,各位,袁本初如今雄踞四州,可以说确实是天下势力最强诸侯!而且听闻其帐下兵马不少,也超过我方,但是各位亦知,打仗却绝不是这么算得,听闻其帐下谋士倒是不少,但是却经常是争议不休,而袁本初其人更是好谋无断,关某以为,其冀州军亦并非不可战胜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就差是拍手叫好了,心说,还得是云长啊。可惜他却一直都未归心,要不自己手下有如此大将,何惧他袁本初啊。只是,唉……
 
    曹操大笑道:“哈哈哈,云长所说不错!我与袁本初,自小便相识,知晓其人志大而智小,色厉而胆薄,兵多却指挥不明,将骑而政令不一,虽然兵多粮足,却是正好为我所用!不知各位觉得呢?”
 
    “主公英明!”
 
    众人是齐声高呼道,荀彧此时出言说道:“主公比之袁本初,有十胜,而袁本初却有十败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也来了兴趣,曹操眼眉一条,“不知文若所言,何为十胜十败?”
 
    荀彧就把十胜十败都给众人说了一遍,等所有人都听完后,却也不得不点头赞同啊。其实好好想想,荀彧荀文若所言,好像确实就是那么回事儿啊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六〇二章 遣使欲往长安城
 
    要说有些事儿吧其实也怕是想,结果众人仔细这么一想,还别说,他们也感觉到了,荀彧他说得还真就不是没有道理的啊。其实好好想想,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袁本初他确实是势力大,而且实力也不弱。但是己方和他比起来,也并不是说就一点儿优势都没有啊,而且自己主公,怎么能是他袁本初所能比得了得呢,所以,众人这时候是又重新拾回了一些希望。
 
    人嘛,有希望总是比没有希望好,反正这个一般来说,几乎都是这么样的。
 
    曹操一看,众人这时候的表情,他还算是心下满意。心说还得是文若出手啊,其他人就没有这个见地,而荀文若此言一出,众人马上就是涌起了一些希望,看看这就是好事儿。要是连点儿希望都没有的话,那还怎么指望着他们和袁本初相抗衡啊!
 
    而荀彧这边儿“十胜十败”说完之后,曹操便再次问道:“不知各位还有何话要说?”
 
    这时候荀彧的侄子荀攸则站了出来,别看荀攸的年纪比荀彧还要大上个几岁,但是论辈分,荀彧可是他的族叔。而辈分从来和年纪都没有什么太大关系,所以别说荀彧就比荀攸小了几岁,就算是比他小个几十岁,荀攸该叫他族叔,他还得那么叫,这就是华夏的传统,一辈一辈留传下来的。
 
    只听此时荀攸是出言说道:“主公,如今袁本初入寇我地界。所以我军自然是要做好与其对峙的准备!不过应该是做两手准备,一边出兵。而另一边却要派遣使者去长安才是啊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去长安?这,那地方可是马孟起的地盘,难道是找他一起去攻袁本初不成?
 
    曹操闻言,则是把眼眉一挑,问道:“公达所言何意?”
 
    曹操还是明白荀攸的意思的,但是即便如此,还得问一下。主要是让众人都听听。
 
    “主公请想,如今我军正与冀州军争锋,那么最乐于看到此事的,绝对是非西边儿的马超马孟起此人莫属了!那么与其让其人‘稳坐钓鱼台’,倒是还不如也把其人给拉下来参与我方与冀州军的大战更好。毕竟我军要和袁本初的冀州军开战的话,那么马孟起其人的态度,却是不得不重视。毕竟无论是对于我们来说。还是对袁本初,司隶可就是和我们双方相邻啊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真话实话,还确实就是这样。因为己方和袁本初一旦是大战上了,那么他马孟起从司隶出兵,是直接就能进冀州。让他袁本初头疼。也同样儿是能进兖州啊,也更是能进豫州,威胁许都啊。所以马孟起其人,确实是不得不防,不得不防啊。而且袁本初那边儿应该比自己这边儿还得防范森严。毕竟不只是从司隶能进冀州,从凉州和司隶也能兵进并州。
 
    曹操微微点点头。“各位觉得公达所说如何?”
 
    结果曹操的话音刚落,程昱便出言道:“主公,属下附议!当早派遣使者去长安,与马孟起商议共同出兵,对抗袁本初!”
 
    荀彧说道:“主公,可以如此施为,先让陛下写好诏书。然后再遣人去长安,与马孟起相商联合共抗袁本初。最后待其同意后,便拿出陛下圣旨,如此师出有名,马孟起其人定当会进攻袁本初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要说荀彧这个方法不错。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直接就下圣旨,让凉州军兵进冀州或者并州,但是曹操确实还是比较了解马超其人的性格的,吃软不吃硬啊。自己要是真让人拿圣旨去了,没准就可能适得其反了。所以别看曹操是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没错,但是这个令诸侯,能不能令人家,其实并不是你自己说得算的,毕竟马超可一点儿都不怕自己啊。
 
    当初自己的孟起贤弟,如今的骠骑将军,曹操对马超其人,不得不说,还是了解不少的。要说曹操还真是了解马超,他要真是让刘协下圣旨,然后就这么去宣旨,那么后果还真就可能不怎么样。所以无论是荀彧还是说曹操,确实是选择了一个好办法。
 
    曹操一笑,说道:“谁愿出使长安?”
 
    结果曹操这么一问,好几秒都没人站出来。谁不知道扶风马孟起啊,那刘晔刘子扬不就是被他让人给掳走了吗。而这个确实是像张任当时想得差不多,天下没几个人知道他张任的,所以就都把这个事儿都算到马超的头上了。于是马超就因为刘晔事件,在很多人的眼里并不是特别好。也是,哪有让人抓人家的谋士的,然后不让人回来了。
 
    所以曹操属下也有些顾虑,万一自己去出使长安,被扣留了怎么办。马超要是知道他们想法的话,他肯定要喊冤枉,自己可从来就没让人干过这事儿啊,自己可没有那个心思。至于刘晔事件,那是张任做的,和自己没太大关系。至于到手的人才,自己还能放过吗,那样儿的话,却是不符合自己的行事作风啊。
 
    曹操刚想说点儿什么,结果这时出来一人,说道:“主公,属下愿往长安!”
 
    曹操这么一看,说话之人乃是山阳人,满宠满伯宁。曹操知道此人,此人有才干,有能力,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主要是其人如今还算年轻,但是别看其人年纪不是太大,未到而立之年,但是做得那些事儿,却是不可让人小觑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满宠曾在郡中任督邮,而当时郡内有李朔等人各自拥有部曲,为害百姓。而太守遣满宠前去纠察,而李朔等人闻讯后。便前来请罪,表示不敢再作恶了。后来。满宠试任高平县令。县中督邮张苞贪污受贿,干乱吏政,满宠就派人将其抓捕并考问,张苞受刑而死,于是满宠便弃官而归。
 
    之后初平三年,也就是公元一九二年的时候,曹操至兖州,满宠被辟为从事。而建安元年。也就是公元一九六年,曹操迁都许县,当时便让满宠当得这个许县县令。
 
    而当年曹洪家的亲戚、还有宾客在许县境内多次犯法,而满宠是直接就把他们给抓了起来。曹洪之后没办法,便向满宠求情,结果满宠就是不放人。最后逼得曹洪只能是去曹操那儿求情,不过满宠在曹操还没来之前就把那些人给提前处斩了。最后曹操知道了这事儿后。他是不怒反喜,连连称赞满宠执法严格。
 
    在曹操看来,自己手下的人就得这样儿。别看曹洪是自己的亲族,但是他家的亲人和宾客犯了法了,自然也是要以法规处置。可以说曹操这人在自己治下,法令是特别严明。要不也就不会有“割发代首”这个典故了。所以曹操夸奖了满宠一番,因为他能严明法令,没有因为和曹洪有关,就网开一面,因为法不容情。执法严明才对。
 
    不过满宠虽然是得到了自己主公的表扬,但是却得罪了曹洪。不过他从来是没后悔过这事儿。要说他们那些人犯事儿,如果说没有曹洪平时的纵容,满宠是一点儿都不相信,但是却没什么证据表明曹洪如何。要说曹洪这个人就是贪财,其他的倒是好像真没什么了。
 
    而经过这事儿后,兖州军上下几乎是都知道了,有个叫满宠满伯宁的人,可千万别犯到他手上,要不你看他连曹洪曹子廉的面子都不给,就更别说其他人了,也实在是太狠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所以因为如此,可以说曹操对满宠也确实是很器重。今日看他是自告奋勇出来,主动请命去长安,曹操感到很欣慰。虽然没让满宠他当过什么使者,但是曹操也知道满宠其人的本事能力。要说满宠,武能为将,带兵打仗,守御城池关隘。而文能当谋士,做说客。别看他确实是没做过这样儿的事儿,但是却并不妨碍曹操决定让他前去长安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