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后是继续劝说自己主公主公如今我方是内忧外

作者: admin 分类: 668彩票登陆 发布时间: 2019-01-28 15:34
  刘备最后看了一眼下邳城,心说自己夺下邳、占徐州,也许就是个错误。徐州好像并不适合自己啊,它终于是别人的地方,而不属于自己的。想想也是,之前是陶谦陶恭祖的地盘,然后让自己拿到手后,先是有吕布吕奉先,被他所占,之后又有曹孟德,如今好不容易又被自己多据,但是却又丢了,估计这次丢了,自己却是不知何时才能再回徐州回下邳来啊。
 
    “走!”
 
    刘备对众人说道,众人便向北方,奔着青州的地界逃走了。对刘备来说,肯定不能往西走,那都是曹操的势力范围。他知道,如今能和曹操抗衡的只有北方的袁绍袁本初,还有西边儿的马超马孟起。可西边不能走,那就只能是去北边儿。而且对于马超这个人,刘备总觉得是看不透,所以他对马超确实是防范得挺深,不太想和他做过多的接触。
 
   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反正刘备就是不想和马超深交。所以如今就只能是去袁绍的冀州了,至于自己和袁本初也没什么大的过节。无非就是他杀了自己昔日同窗兼好友公孙瓒公孙伯珪,而自己则让他兄弟袁术袁公路自刎了,其他的就没什么过节了。不过对自己两人来说,无论是公孙伯珪,还是袁公路,都已经不在了,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大事儿。
 
    作为天下诸侯,既然是参与到群雄逐鹿中来了,那么是谁也保证不了,自己那一日可能就身死了,所以这事儿也是再正常不过了。所以刘备心里清楚着呢,无论是自己还是说袁本初,都不会计较之前的那些事儿的。如今最为重要的事儿,谁都知道,那就是共同对抗许都的曹操曹孟德,这个才是大家要去研究的大事儿。
------------
 
第六〇〇章 袁绍聚众谋大计
 
    ps:六百章了,感谢大家的支持~写得不好,但是有大家支持,足矣!
 
    刘备最后他是见事不可为,就忙带着太史慈还有简雍、孙乾他们,和自己的几百士卒离开了下邳,出了徐州地界,是直接奔赴了青州。
 
    要说刘备他其实这也是无奈啊,他如今却也只能是投靠袁绍了。因为只有袁绍能对抗许都的曹操曹孟德,并且他也知道,袁绍是有意兵进许都的,而且也早就想拿下兖州、豫州还有徐州了。而这些如今可都是曹操的地盘,不要觉得袁绍的胃口太大,因为如今的中原和北方有一个霸主才是最好。
 
    所谓是“一山不容二虎”,至少袁绍和曹操,两人这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再共存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其实对如今的袁绍来说,自己已是雄踞北方四州的霸主,之前更是灭了老窝在幽州的公孙瓒,而这个时候要是再引得胜之师去战许都的曹操,那么最后自己也许就能拿下曹操所有的地盘,而自己则成为了中原和北方的霸主。他一想到此处,袁绍就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。不过在袁绍意气风发的时候,却总是有人给他泼冷水,专门给他拆台的。
 
    而这个人就是田丰田元皓,田丰这时候是第一个蹦出来的,他说得很简单。他不是不让袁绍进兵,但是进兵之前必须得联合一个人才行。而这个人就是如今正在司隶长安的骠骑将军、凉州牧马超马孟起。至于为什么说一定要联合马超不可。田丰说得也很清楚,那就是因为,如果一旦己方和曹操开战了,最后胜败不论,但到时很可能得到便宜最多的是他马超马孟起。
 
    那么为了防止其人“坐收渔翁之利”,那最好就是把其人也一起给拉拢过来,共同对付许都的曹孟德,毕竟如今的曹操在许都行得可是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。他是汉贼,天下人是都当讨伐之。可即便如此,最后还是会让马超分走中原的不少利益,但是却也比让他坐收渔利强多了。因为如果那样儿的话,己方所损失得可能要更多。
 
    按道理来说,田丰的话确实是很有道理,不过袁绍却是真心不爱听。心说自己要攻他曹操曹孟德,怎么还得和别人联合到一起去才行?自己难道就打不过他曹孟德吗?
 
    田丰他就算说得再有道理,可袁绍这个当主公的却是不喜欢听啊,而这还只是其一,还有其二呢,那就是“不怕没好事儿。是就怕没好人”,这时候看不上田丰的郭图是赶紧站了出来,只听他说道:“主公,田元皓之言,却是没任何道理!!”
 
    袁绍一听。忙问道,“公则有何见解?”
 
    袁绍心说。你看,田丰啊,不是我不赞同你,而是也有人不同意你的想法了。
 
    只听郭图说道:“主公请想,以我军几十万之众,还用去联合其他人共击曹孟德否?如今司隶的马孟起却还在忙着司隶的事儿,所以恐怕是无暇顾及太多,如此主公却是不必多虑!”
 
    袁绍闻言,他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公则所言甚为有理啊!就算他马孟起敢来,我军亦是不惧其人其军,不知各位觉得呢?”
 
    此时逢纪笑道:“主公所言甚是,属下亦是如此想法!”
 
    而沮授一听,则连忙出言说道:“主公不可小看了那马孟起,其人绝非是易与之辈!我军就算不联合马孟起,但是却也不要让其与曹孟德联合才是啊!”
 
    明明知道沮授的话有道理,但是一直都看不上沮授的审配这时候也说话了,“主公,切不可听信沮公与之言!那马孟起,虽然是有些实力,但是却怎么能与我军相抗衡!况且主公也知晓,当初曹孟德迎汉帝之时,兖州军与凉州军可是曾在司隶交战过,所以属下以为,马孟起是不会与曹孟德联合的!”
 
    要说袁绍的这几个谋士,彼此都有些过节。而有时候他们的想法确实是都不一样,但是有时候那可真是意气用事了。就因为和人不对付,所以说得话那都是违心的。就像此时此刻的审配,明明知道这事儿很可能就像是沮授所说的那么去发展,但是就因为他和沮授有些过节,所以是“睁着眼睛说瞎话”,完全就是反驳沮授了。
 
    而袁绍这时候给他听得是头都大了,他这时候突然是觉得,谁说得话好像都挺有道理的,所以他一时间却也不知到该怎么选择好了。要不荀彧当初怎么就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冀州,而去投奔了曹操呢,就是因为袁绍他这个优柔寡断的性格。如果说今日这事儿是曹操来决断的话,他绝对不会像袁绍这样儿,还不知道该听谁得好了。
 
    袁绍不知道该怎么选择,心中着急,而他这时候是突然就看到了一直都没开口的许攸,他随即眼前一亮,便问道:“不知子远觉得各位所说如何?”
 
    许攸一笑,“主公,攸觉得各位所说皆有道理,所以还请主公决断!”
 
    袁绍一听,你许子远可真是够狡猾的了,你倒是好,谁也不想去得罪,让我来选择,我要是真知道应该怎么去选择,这时候还用去问你了?
 
    结果这时候就听田丰说道:“主公,当派人联合马孟起,共抗曹贼啊!”
 
    郭图此时也不示弱,“主公,不可如此,当直接发兵官渡,与曹孟德决一雌雄才是!”
 
    “主公,属下附议!”这话是逢纪说的。
 
    “主公,田元皓之言甚是,主公不得不防啊。万一他马孟起……”
 
    “哼,沮公与。莫非你认为我军难道还敌不过兖州军吗,还是说我军敌不过他凉州军!主公不可听信沮授之言!”审配则是直接把沮授的话给打断了。
 
    袁绍看着自己手下的几大谋士,他这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头晕脑胀。是啊,袁绍他是不太明白,他这其实就是血压升高的原因。袁绍此时则是一拍桌案,大喝了一声,“好了,都别说了。安静安静!”
 
    果然,袁绍这话好使,一下屋中就没声儿了。不得不说,袁绍怎么说都是当主公的,而众人一看自己主公是真动了怒了,所以谁也不敢轻易去触霉头啊。只有许攸是一直都没怎么说话,对他来说。这事儿好像已经是注了定的了。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袁绍是难得闭目休息了一会儿,足足能有一刻钟,他这才把眼睁开,缓缓说道:“今日之事就先讨论到这儿吧,我好好考虑几日,然后再说!行了。你们都下去吧。”
 
    一听自己主公都这么说了,众人也都不准备多说了,反正这次主公是没做出什么决断来,那么就说明自己所说,主公都在考虑之中。至于最后自己主公能如何。那么还得过几日再看。
 
    许攸一听,在心里是不住地摇头啊。自己主公这个性格是改不了了。而且自己主公的帐下,也确实是缺少这么一个能断的人。这个是什么意思呢,就是说如今袁绍他这儿,少了一个能一下说服他的人,少了一个能给他做出决断的这么个谋士。
 
    就说历史上有名的“房谋杜断”吧,连李世民都有个杜如晦,可袁绍他的帐下却是没有这么样儿的人,而且再赶上他是这么个性格,所以……
 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   刘备此时已经是带着众人来到了青州,而袁谭是亲自出城迎接他的。
 
    这个不为了别的,就两个原因,第一是刘备的身份,刘备如今可不是一般般的身份,抛开官职外,他可是大汉的皇叔,汉室宗亲,那是皇帝承认了的,亲口叫皇叔的人。所以就凭这么一个身份,袁谭都得对刘备是以礼相待,该有的礼数也是不能少了。
 
    袁谭可是出身袁家的人,所以别看袁绍这人有不少毛病,但是从世家大族出来的人,基本没有那些无礼不懂礼的。而袁绍他教导自己儿子,自然也不可能不懂礼。
 
    第二就是刘备他此时落魄了,然后实在是走投无路这才来投奔自己父亲的,所以袁谭知道,就算是做给天下人看,也得对刘备是礼遇有加。毕竟你要是失礼的话,不只丢得是自己的脸面,丢得是袁家,丢了自己父亲,也丢了整个北方四州,丢了冀州军所有人的脸。更重要的,让天下人看了,以后很可能就没人来投靠于你了,所以袁谭他对刘备是半点儿都不敢怠慢。
 
    刘备和袁绍是一个辈分的,所以袁谭哪怕他是再看不上刘备,但是表面上做得还是让人跳不出毛病来,在刘备的面前,袁谭是执晚辈子侄礼,来待刘备,所以刘备自然是受到了比较高规格的迎接。不知道还以为刘备他这是哪个将军凯旋归来了呢,哪里像是败军啊。
 
    不过以刘备那个厚脸皮,这些在他面前,他那都是照单全收,没什么不能接受的。袁谭自称是小侄,而刘备就以叔父自居了。不是刘备看不上袁谭,是袁谭真就不是那么值得他看重。
 
    刘备见到了袁谭之后,就知道袁本初其人为何是不喜他这个长子了。就因为这个长子和他袁本初没什么相像的地方,虽然看着挺有礼貌,但是刘备却看得出来,这个袁谭根本就对自己没什么尊重,其他的都是表面的东西。而无论从相貌来说,还是从性格上来看,袁谭根本也没多少像袁绍的地方。
 
    当然要说不像袁绍是好事儿啊,不过可不是这么说的。袁谭他没什么像自己父亲的地方,但却不代表他没什么毛病啊,所以袁绍看不上他也没什么说的。至于让他驻守在青州,那是因为袁绍除了自己的亲人之外,还真就是不怎么太过相信其他人。所以自己的大儿子袁谭去青州了,而二儿子袁熙则让袁绍给派去了幽州,而并州则是他的外甥高干在那儿。
 
    至于他最喜欢的小儿子袁尚,则让袁绍给留在了邺城,自己的身边。作为父亲,他就想让自己最为喜欢的儿子陪在自己的身边。当然,这个也有袁尚他母亲刘夫人的意思,无论是袁尚的父亲袁绍,还是他母亲刘夫人,确实是都够宠溺他的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------------
 
第六〇一章 孟德许都议对策
 
    最后的结果,袁绍还是同意了郭图和逢纪的建议,准备是兵进许都,去进攻曹操。
 
    而沮授这时候他还是不甘心,然后是继续劝说自己主公,“主公如今我方是内忧外患,如今刚刚灭了北方公孙,各州郡百姓皆是疲敝,而府库空虚,却是不易轻动!此时上上策应当与民休息,劝课农桑,对曹孟德当缓图之!而外有司隶马孟起,如若我大军真进攻许都,则其人必将趁机从司隶或凉州入我并州,所以其人也是不可不防啊!”
 
    袁绍闻言就是一皱眉,他是特别不喜欢听田丰和沮授这两个人说话。其实他们两人总是爱说大实话,但是真话基本都不怎么好听,是忠言逆耳啊,于是袁绍就是特别不喜欢田丰和沮授他们两个人。本来以为他们是冀州的人才,名士,请回来更多是让自己在别人面前更有面子。不过却是没想到啊,两人更多的时候,是总给自己拆台,基本上是不给自己什么面子。
 
    自己说东,他们就往西,自己让去抓狗,他们就去撵鸡。袁绍此时则是对着沮授冷哼了一声,而这时候田丰则站出来说道:“主公,如果真要进攻许都,那么还请先进军黎阳才是。我军当提早修造战船器械,同事派遣数股骑兵,去骚扰兖州军,使其军不得安,然后我军再攻之,便可以逸待劳!”
 
    袁绍觉得田丰他说得这话倒是有些道理,可他刚想说点儿什么。结果那边的郭图就出言说道:“主公,人马超对方十数倍便可围攻对方。超过其军五倍,便可以攻之,而与敌军人数相等亦可与敌军决战啊!主公英明神武,如今更是据有幽、冀、青、并四州,所以主公尽可率领四州精兵讨伐曹孟德,我军与彼军相比,何止是数十倍之距,到时攻破许都是易如反掌!”
 
    这话袁绍是特别喜欢听。自己是英明神武,那当然是不错了,要不能雄踞四州之地吗。
 
    “不错,公则所说,言之有理啊!各位,还有何想法?”
 
    田丰和沮授一听,心说郭图郭公则。小人也!主公帐下有此小人,真是让人……
 
    逢纪赶紧是紧跟郭图,说道:“主公,属下附议,公则所言,属下认为亦是甚为有理!”
 
    袁绍一听。心下满意,说郭图说得话有道理,那不就是承认自己是英明神武了吗。他明知道这是自己属下在拍自己的马屁,但是还别说,袁绍他就是爱听这个啊。要不郭图之流还能有市场吗,他不就是抓住了袁绍的这种心理了吗。
 
    虽然审配也鄙视郭图的溜须拍马。但是却不得不说,只要是反对沮授的,基本上他就是支持的。更何况他也认为,己方不可能不是曹孟德的对手,毕竟兵力相差悬殊啊。他曹孟德如今才有多少人马,而己方都多少人马了。郭公则所说的几十倍倒确实是有些夸张了,但是几倍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